Timshel?

Omnis Cellula e Cellula

Such dread

b站号见图下,虽然大概是搞笑视频,不过强行“寓意深刻”:
生存的意义只存在于一个接一个的的战斗回合里了,不知如何终止,或者终止之后要做什么。宿敌消失了,留下独自一人无所适从地面对普通生活,仿佛总是在搞砸很多事情,伤害身边的人,于是感到深深的挫败与自疑。
英雄没有选择自己的路,只是在不得已的时候剑就已被举起,当无物可砍,原先多有力,现就多无力。

权当笑话
對麵包是有什麼執念啊哈哈哈哈哈哈

Cloud smirks.jpg

记曲/翻译/写文自娱,请指点!

愉悦,愉悦,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偷税吗!
(所以什么都吃

指望FF7 RE 过活中。

单纯想说,越大越难满足,因此生出天大失望来

摘纪录:

小时候从三级台阶一跃而下就能得到快乐,长大了需要八楼。
——长山崎下


感谢推荐

书き终わる
……
雨が降るか

【待授翻】Endurance 1

一篇心尖上的porn with plot

To-be Explicit, 预警tag在发车的时候再打

Endurance

frooit


梗概:

克劳德生病了,而雷诺有个包裹要他送。

作者注:(请见原文,是作者写的赠文,暂略翻译。)

给ChrisVertner

.

Chapter1: 交易


“你看上去糟透了,快递小哥。”


雷诺的公寓正处于城中破败的区域,且看上去、闻上去都和你所预期的旧城区公寓别无二致。整栋建筑看上去只需单脚一跳,双脚一蹦,大步一跃,就会崩裂坍塌。


克劳德靠在门外,眨眼看着大敞的门内乱糟糟的房间,努力想分辨清...

【授翻】Two of a kind - 第二章

原文 by WindsOfTime

授权外链见前


前特种兵的白色翅膀舒展着,最大的一片划过窄巷的墙壁,让他看上去更气势威严,充满敌意。克劳德还想保住他的脖子,所以他纹丝不敢动。

“安吉尔”扎克斯说,声音里带着警告的意味。

拿剑抵着克劳德脖子的男人怒哼了一声,视线不离面前的士兵。片刻后,他放下了剑。克劳德长出了一口气。

“你知道我不信任他,”安吉尔说。

“嘿,克劳德是个好人,相信他吧!我很肯定,如果他能帮上忙的话,他一定会的。”

克劳德紧张地背靠墙站住,让面前的两个人处于自己视线可见之处。

安吉尔不是个被遗弃者吗?他在米德加——神罗眼皮子底下——做...

【授翻】Two of a kind - 第一章下

原文 by Winds Of Time

授权

 

 

特种兵选拔日

 

 

 

克劳德坐立不安,紧张到他突然能理解扎克斯在等候时一遍又一遍做他标志性深蹲的心情了。

 

扎克斯来过好几次,用拳头锤他的肩膀,尝试为他鼓劲。他的热情洋溢让克劳德肩膀发痛,不过如果他说的没错——克劳德绝不会失败,并会在几天内成为特种兵——的话,一切都无关紧要了。扎克斯想怎么开着玩笑打他都可以,他才不会在乎那些淤青呢!

 

他不会失败。绝不可能。一直以来,只要Rain清醒着,他都在帮助他。而自从两个月前扎克斯和他相遇后,特种兵也...

【授翻】Two of a kind -第一章上

原文 by WindsOfTime

授权

前篇

CH1 上


 “


“嘿!”


谁?……声音似乎是从很远处传来的。


克劳德逐渐恢复了意识。他全身无处不在疼痛。头晕目眩中,他几乎听不到自己呻吟的声音。


“克劳德,和我说句话!”


没错,这声音,是扎克斯,他在路上刚认识的一级特种兵朋友。


这个想法在他的脑中激起了一阵异样的涟漪,他惊觉是Rain醒来了。


“扎克斯……你已经认识他了吗?”...


1/3